在多倫多美髮 想價廉物美不容易

所有的移民或留學生都有體會,移民或留學生後的生活與原居住國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差異,除了首先要解決就業、適應新環境外,還要應對許許多多日常生活小事,如柴米油鹽、衣著打扮等。這樣的瑣事,常常使人患得患失,帶來困擾。

頭髮的處理人人都會遇到。俗話說「男人看頭,女人看腳。」意思是初次見面的人,從男人的頭髮造型,女人穿的鞋子好壞,就可以對這個人的做個大致的判斷,至少在審美情趣上有了初步評價。

頭髮,是女人神聖的象徵,女人若是沒有了頭髮就不是女人了。上帝創造人的時候,給予人類一頂頭髮,應該絕不是禦寒保暖之用,它的最終使命是為了更美。好的髮型會讓人更完美,對於整體形象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。不同的髮型會給人不同的感覺,不同的髮型也能帶給自己不一樣的心情。

*想要愛美不容易

劉女士是一個比較講究的人,在國內雖是工薪階層,但國內剪髮便宜,她幾乎不在家裏洗頭、剪髮。她說,移民或留學生加拿大8年來,在多倫多生活最不滿意的要算剪頭髮。剛來多倫多時,去的幾家髮廊剪髮都不滿意。

一次,劉女士的女兒一個人去唐人街,找了一家舖面看起來不錯的理髮店。單剪女髮13元。15歲的女孩自然愛美,在剪髮的過程中,理髮師向她推薦焗油,說是能使頭髮柔順,很好看。女孩以為在國內一樣,就同意了。出來時被要求付費$39。

回來給劉女士一看,除了頭髮剪短了一些,髮型比沒剪前還難看。她女兒描述護髮的過程:洗完頭髮後,往頭髮上塗上護髮素,然後帶上帽子,用電吹風吹幾分鐘,就是算護髮了。10幾歲的小孩再不懂事,也知道是糊弄的,以後再也沒有去過那家理髮店。

搬到士嘉堡以後,隨著對多倫多的熟悉,劉女士慢慢了解了,原來多倫多有不少大大少少、檔次不一的髮廊,價錢從8元至48元不等。她去各種各樣髮廊剪頭髮,甚至西人髮廊剪一次75元也試過。最後得出結論,在多倫多剪頭髮,真是很難有國內剪髮的那種感受:在髮廊耗幾個小時出來,確實有一個大改觀(至少在當時),讓人容光煥發。在這裡進髮廊,不是髮型效果不怎麼的,就是價格貴的不行。

劉女士2007年回國,臨會加拿大前,朋友建議她把頭髮剪一下,她進了朋友家門口的一個小髮廊。理髮師剪的認真仔細,髮型效果很好,真不是這邊能比的。也難怪,國內人多,競爭激烈,手藝不好難以立足。「那個髮型保持了很久,直到實在沒辦法了才去剪。」她說。

2011年劉女士再次回國,這一次,她鄭重其事的找了一家較高檔的髮型屋,選了一個中等價位。回加拿大後,這個髮型一直保持了近8個月才去修剪。她說,一剪頭髮就再也不可能有國內剪的那個效果了。

*價格與手藝好壞並不絕對一致

一菲在國內是醫療美容師,移民或留學生加拿大後同所有的新移民或留學生一樣,面臨著就業問題。她進了各種美容美發培訓班,拿了好幾個證書。學完之後,她決定不做老闆,在一家美髮店給人家打工,在家裏為親朋好友介紹來的客人剪頭髮。由於她的理髮手藝好,生意不錯;老闆給她的工資也比其他員工高。

一菲說:「在多倫多,各種髮廊很多,不能完全用價格來衡量技術好壞,可能在那些很低價格的髮廊裡找到技術很好的理髮師;也可能價格高的髮廊,理髮師剪髮技術平平。當然,每個髮廊都會有一、兩個技術較好的理髮師撐台面。」

「這個行業與消費群有關。一個很有錢的人,她(他)不會去那種很低價的理髮店。比方說,那種100元的理髮店,普通人不會去,覺得太貴。而有錢人他就會選擇這種店,她(他)需要這種感覺,『別人進不了,我能進得了』。店員也明白,敢進100元店的人一定是有錢人,服務也不同。他們會很卑謙,幫客人拿包,拿大衣,因為它的價錢裡面包括這種服務。而那種價錢低的髮廊就沒有這些服務,只是剪頭髮」她說。

一菲教過美髮班學生。她說:「那些學生拿到證書以後,個個都開了店。其實拿到證書只是課時完成了,只是完成理論學習的一部分,還有最重要實踐課程沒有完成。就像醫科大學的學生,即使學完了全部課程,也不能馬上當醫生,還需要臨床實習。許多人都省略了這個過程,趕緊開店掙錢。這樣的技術怎麼能剪出好看的頭髮來?」

*省吃省用 不省儀表裝扮錢

一菲本人很講究穿著打扮。她說:「一個人的儀表很重要,既使不吃、不喝,也要買好衣服穿上,把頭髮做的漂漂亮亮。別人看著舒服,自己也開心。」

她說:「許多人出國,剪子、推子都帶來了,在家裏你幫我剪、我幫你剪。有時在外面看到那些頭髮,心裡不是滋味,這裡缺一塊,那裏突一塊。如果技術不到位,還不如剃光頭,加拿大反正也有不少人剪光頭,總比那種剪得亂七八糟的頭型要好看。」

「好的髮型師當客人在門口一站,就知道他(她)該剪什麼髮型。通常髮型師會根據客人的要求剪頭髮。多倫多剪頭髮、洗頭髮是要分別收錢的。很多華人去剪頭髮時,都說『剛洗過了,不用洗,只是剪頭髮。』有些人是處於省錢,也有的可能因為國內的經驗,有些髮廊的洗髮產品並不可靠,更信任在家裏洗頭髮。」她說。

「其實乾剪和濕剪還是有一定的差異。乾剪後,下次洗頭會出現頭髮露出一些,不如剛剪時整齊。乾頭髮不是真實的長度,有些會打彎,所以要碰水;而剛剛洗過的頭髮就不存在這個問題。」她說。

一菲說:「總之,在海外華人中,香港人、台灣人比較講究外表,大陸人相對來說在儀表上不那麼注意。每月剪一次頭,一年也就12次,能省多少錢?」

「遺憾的是,可能花錢去哪個髮廊剪的頭髮,也跟在家裏剪的差不多。令人很無奈。」她說。

圖片、文章來源:大紀元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